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

今年是个特别年

小毛:

日子过得太快了,又来到了你的忌日,这一年就过了大半。2017年发生了很多事。少扬和小韩来看过你。无名已经博士毕业。现在在做博士后。

今年发生的最大的事是,中国出了个郭文贵,他逃亡海外,勇敢地以一人的力量对抗中国的腐败政权。他以真话和事实赢得了广大海外华人的支持。他揭露的中共高官的腐败信息,以不同的方式,传入中国,破了中共独裁统治的防火墙。我总在想,如果你还在世的话,一定也会兴奋的。也许这次的郭文贵的横空出世,能带动中国老百姓走出中共的黑暗统治,在人类社会毁灭之前,见到一点文明的曙光。

我们一家都还平安健康。再谈!

小敏








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

十年不堪回首




黄河:

我们昨天去你那里。黄海和世弘先去的,结果发现花瓶丢了。他们换了个新的。我和晓红后去的,当时那里正有纪念911牺牲的警察和消防员活动。按例,我们被挡在了大门外。晓红去跟门卫通融,说姐姐去世十年,他们理解,就放我们入内。只是匆匆在你那里照了几张相。唏嘘一晃十年光阴,我们仍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

这十年,世界和中国都有很大的变化,不是更好,而是更坏。幸亏你现在不在这里,不用再为这一切烦恼了。现如今,何止中华大地,整个世界都在纠结。前天看了一部有关沙特阿拉伯的纪录片《Saudi Arabia Uncovered》,我译成《无遮拦的沙特阿拉伯》,或是《裸露的沙特阿拉伯》。一部偷拍的电影,纪录了真实的沙特。在英美欧洲政要们的长期支持下的沙特,比今天中国的控制,有过之,而无不及。他们是极端宗教控制的国度,与毛时代的中国一样。一个可怕的镜头,是在当街,砍下一个黑衣面纱紧裹的妇女的头。这部电影里,当街砍头的镜头不只一个。有人说,ISIS国就是西方介入中东政治文化的结果,塔利班恐怖组织的后台是沙特的权贵们,信然!想想,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乱麻一样解不开的结,朝鲜、中国、菲律宾、非洲各国、南美各国,欧洲等国。到处都有美国文化的影子。是好?是坏?见仁见智!尽管美国的建国者,在设计这个制度时,制定各种法律,来约束人性,但终于无法抵御人的贪婪。不过二百多年,到如今,美国自己连个让多数人信任的总统候选人,都选不出来,选民们只能在两党候选人中,选择一个自己认为最不坏的。唉!还是“天地太仁了”,怎么能让人类走到今天,......?


2015年9月22日 星期二

你比我们幸运的多

黄河:

又是一年了。这日子过得真快!我和黄海世弘是九月十二日那个周末去的你那里。一切如旧。唯有你面前的日本枫树又丰满了许多。

你已去了九年,你所关心的世界越来越不太平,最近欧洲在闹叙利亚的难民潮,正直黄山夫妇旅游欧洲。好在他们不路经匈德边境。旅游不受影响。朋友发来的难民潮的照片,由不得让人心惊肉跳,感觉像世界末日时的大逃亡。中国经济和社会曾经的繁荣表象,已见衰退的征兆。每每想到王力雄的预言小说,由不得让人不寒而栗。当年我们读他小说时的震撼、心悸的心绪,一直挥之不去。你能想象的,那个时刻到来已近在咫尺。好在你已经离开这里,不用担心看到那可怖的景象。唯有这个时候,我才觉得你比我们幸运的多。




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

望心神出窍的你,能找到一片真正的乐土!

小毛:

你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八年了。你墓前的小树又长高了不少。小树周围垒砌的好像一个花坛。这墓地管理的井井有条。让我们倍感安慰。

扬扬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。每天忙得不亦乐乎。做了妈妈也懂得了做父母的辛苦。不过往往是有心无力,好在父母身体还行。她只需照顾好三个孩子。三个宝贝都聪明漂亮,很讨人爱。

小弟马上就要离开海军。正在面试新工作。也准备完成学业。他真的改变了很多,成熟了。你可以放心了。其实你从来都认为他是个好孩子。只是一时的逆反。他的父母也安心了许多。

望心神出窍的你,能找到一片真正的乐土!

小敏



2013年9月22日 星期日

小毛:

昨天晓红、黄海、世弘和我一起去了你的墓地。今天我和小弟又去了。又是一年,日子过得真快。录柳永词,抒我之情怀

【标题】:玉蝴蝶
【年代】:北宋 

望处雨收云断,凭栏悄悄,目送秋光。
晚景萧疏,堪动宋玉悲凉。
水风轻、萍花渐老,月露冷、梧叶飘黄。
遣情伤。故人何在?烟水茫茫。

难忘。文期洒会,几孤风月,屡变星霜。
海阔山遥,未知何处是潇湘?
念双燕、难凭远信,指暮天、空识归航。
黯相望。断鸿声里,立尽斜阳。
 


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

小毛:

你离开我们整整六年了。今天黄海世弘小弟我们四个人去看你。换了新花。周围的环境依旧。秋天来了,你墓前的枫叶又快红了,那是你喜欢的景致。不用太遗憾,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可留恋的,比六年前变得更糟。

 

你可能不在意你写的东西是否有人看。不过我还很在意。你法制报的同仁,在法制报的网站办的博客上,贴了二十四篇你的文章。从开博到现在已有两年多的时间了。点击次数已达七万多次。可见你的文字仍没有过时。晓红阿明常和我谈起你,总忘不了我们那次科罗拉多之行。

今年六月晓红去新疆,回程路过上海正至泓冰生日,泓冰约她到家一叙,之后泓冰来信说:

小红回国旅游,在上海一见,谈及黄河与您,不胜怅然......
生日那天,我心情很坏,想起了很多事,特别是八九和黄河在一起的情景,一家人吃饭的时候,我兀自哭了起来。当晚,集元稹、贺铸、曾国藩与鲁迅的诗,凑成一绝,缅怀黄河:

闲坐悲君亦自悲,

同来何事不同归。

千秋邈矣独留我,

花开花落两由之。

 
这是她的心声,也和我的心声。

2011年9月24日 星期六

你永远和我们在一起

九月九日,我陪晓红,晓红代表泓冰和阿明去看你。上周末,即九月二十日我和黄海、世弘又去看你,修剪了花。秋天到了。你面前的枫树,很快就要变色了。知道你喜欢春天的绿色,也喜欢秋天的灿烂。能有幸选到那样的位置,希望能了却你乡居的梦......